美国近5万个零售店关门 外媒称逾50万人无薪水可领


检疫完毕,带着健康码,再通过一次边检,顺利出关。从降落到取行李,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出发地也相对安全,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飞机上几百人,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

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人们都隔着坐。到达长春以后,由于在回国前一周,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一出机场,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

3月20日起,朝阳区成立了首都国际机场T1、T2航站楼“14日内全国其他口岸入境中转赴京人员集合点”工作组。朝阳区信访办供图

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02:13数据

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没有人戴口罩

登记转运入境进京人员近7000人

见到同胞:我终于不是异类了

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准备办理登机手续,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我想:终于,我不是异类了。

近期,德国疫情日趋严重。德国飞国内的机票,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碍于仍有考试,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且需要隔离14天,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3月13日,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

在集中观察的14天内,集中观察人员原则上不得离开房间、不得串门或接待外来访客。为此,朝阳区积极强化餐饮、住宿等方面的服务保障,努力满足入住客人在外卖、快递等方面的个性化需求,让服务无接触但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