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改进型反舰导弹测试:一次挂4枚
来源:日本改进型反舰导弹测试:一次挂4枚发稿时间:2020-04-03 13:49:13


“国家的启蒙”“德国最有影响力的医生”“病毒教皇”“聪明的皇帝”……看看这些称谓就能知道德罗斯滕有多受瞩目,即使是鼎盛时期的默克尔也没这样的待遇。网络上甚至还有一个德罗斯滕的粉丝俱乐部,称为“Drosten Ultras”。“这是我们的新任总理吗?”德国《时代周报》用了这样一个标题。

3月13日,英国首席科学顾问抛出“群体免疫说”,举世哗然。然而仅4天后,约翰逊政府就改变政策,宣布关闭所有酒吧、餐厅、博物馆等。促使英国政府改变的关键人物,被认为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他带领的团队于3月16日发表建模成果,警告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英国可能会有多达51万人死亡。

尽管特朗普目前没有流露出弃用福奇的意思,但在狂热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群体中,对他的攻击却在升温。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卢·多布斯抨击福奇对实验性药物的态度太过谨慎;右翼网站“Gateway Pundit”指责福奇鼓励的措施“破坏经济”,“无礼的采访损害了总统的形象”。在福奇7年前给希拉里助手的一封信被爆有赞扬希拉里的内容后,保守派的亢奋情绪进一步上升,

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一些科学家称“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不仅如此,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导致宰杀扩大化,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据美媒2日披露,眼下福奇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消息人士确认,上周他的住处周围已有警察持续巡视。1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福奇被问到个人安全问题时没有直接回答,特朗普则说:“他用不着安保人员,人人都爱他。”

福奇最为人称道的不是他的履历,而是他在公共卫生危机应对中的传奇经历。从里根时代开始,福奇已经帮助6位总统应对各类挑战。近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福奇畅谈了同每位总统的交往经历——他与老布什“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后者“真诚地想了解艾滋病毒问题”;他和克林顿的关系很好,“但这是非常正式的关系”;小布什的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是“美国总统做过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奥巴马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自1984年以来,福奇一直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2019年“谷歌学术”的一项引用分析显示,福奇在有史以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学者排名中位列第41位。据报道,福奇多年来数次拒绝出任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的邀请。

“他是德国的英雄。他讲话时,德国所有人都在听。”这里的“他”指的是48岁的病毒学家、默克尔政府疫情顾问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

人红是非多,德罗斯滕的一言一行现在都容易被媒体放大。3月12日,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引用他的话表示,“德国如不采取措施,将有60%到70%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媒体随即热炒“德国将有数千万人感染”,甚至绘声绘色讲述德罗斯滕与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维勒之间的矛盾。还有人写信,要求他为黑森州财政部长舍费尔自杀“承担责任”。

自由派则将福奇视为修正白宫“不靠谱”政策的关键力量。此前,福奇连续两天缺席白宫记者会,引发他被特朗普弃用的大量猜测,“福奇博士在哪里?”在推特上成为热门标签。